当前位置: 主页 > 印江要闻
印江印象 | 走进韩家村




玉石子

此处地名印江沙子坡镇韩家村。
只容得三五个人的玉石子崖口,被十数人簇拥得颤颤巍巍,尽都用贪婪的目光去逡巡蓝天白云下的风景;更有甚者,将半个身子探出崖外操弄着手机摆拍。
此时身临玉石子崖口,不由然生起杜甫那腔“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”的望岳情怀。尽管因我们来迟了,午时的阳光早已经蒸发掉了层云,也看不见一只归鸟,但是凌绝顶、览众山的气势却绝不输于杜甫。当然,杜甫览的只是众山,而我们除了远眺众山小之外,更能鸟瞰到山麓下的韩家村,鳞次栉比的白墙青瓦掩映于红枫丛中,像是镶嵌着赤焰的锦裘,煞是迷人眼球。环绕于村内外的硬化公路,又似那古时候衣着讲究的阔少爷腰间所缠的玉带,衬托出极致的风流倜傥。村外远山绵延,恰好给韩家村一个满满的合抱,使得这一村温情尽显妩媚。如此由远山的青黛、村舍的琉璃白、枫丛的赭红以及环村公路的玉灰组成的缤纷色彩,无不呈现出生机勃勃,艳丽斑斓。

随行的李支书含蓄而充满激情,总是滔滔不绝地向我们介绍关于韩家村的前世今生,像一块璞玉真实又内敛着光芒,同时亦如他本人的品性,张弛有度而又不失温文尔雅。他把自己的思想与乡村的振兴发展贯穿起来,踏踏实实地带领着村民们砥砺前行,一步一个脚印地闯出新路子。于是在我想来,这“玉石子”地名的由来无须去考究,即是这一隅山乡人民的精气神的象征和寄寓,就像年轻的李支书是其中之代表人物一样。
玉石子崖口的背后,长着密密匝匝的松木林,有风梳来,它们婆娑的样子似在舞蹈,或许这就是纯朴的韩家村人民对我们最生动热情的欢迎仪式。松林下,芳草如绒垫,次第开放着一些小花,一抹轻柔的香气悦人情绪。林间空地上,几头黄牛生涩地看着不速的我们,可能是在嗔怪我们惊扰了它们的悠闲生活,于是我们赶紧加快脚步走出松林,让玉石子以及它周遭的一切回归安宁。
玉石子崖前可抒高瞻远瞩之情,“荡胸生层云”的气概穿越历史,既可慰当下,又可喻将来——莫不成当初杜甫在登临泰山之前,曾来此做了几回登顶演习?不然这番望岳情景和情愫,逾经一千两百多年,依然还心旷神怡地鼓舞着后人。



印盒岩

去过梵净山的人都知道,那山上有枚“翻天印”,一向是有求官运亨通、仕途发展之人渴望掌管的法器宝物,可我一直有个问题就想不明白:即便把这枚翻天印觊觎得手,要开个证明、批个条子之类的得戳个印章时,印泥在哪儿呢?没印泥戳个鲜章许多事情还是不好办的。
直到今天的韩家村之行,终于让我找到了答案。天工开物,纷呈智慧,且秉持公平公正,谐和着人事万物。老天把见证沧海桑田变迁的印章交给梵净山保管了,却又担心它不依自然法度胡戳乱盖,便把戳章需要的印泥交给了清廉自洁的韩家村人保管,这样权能分治,才能更好地营造乾坤清明的大好氛围。
从玉石子到印盒岩的距离,就像在一个小区里出了A栋楼去到B栋楼那么近。在一个三岔路口的旁边,有三块由乡民自发竖立的指路碑,尽管这三块指路碑都小得不起眼,甚至仔细看不同碑面上的文字,竟然还有不统一的地名别字;但这一切都不打紧,重要的是三块指路碑的正对面,突兀地耸立着一座嶙峋的石山屏障,这就是印盒岩了。“印盒岩”的名字还是从李支书的介绍中知晓的,同行一朋友说,他曾经路过这里,因为当时不晓得确切的名字,遂自己把它命名为“火焰山”——我想大抵是山石挺拔的形状,隐约有“举火烧天”的样子而作的形象的命名。
之所以我把印盒岩视为山石屏障,是因为在我们登上它的最高处之后,才发现它总长度有六七十米,高度七八十米,属于典型的喀斯特岩溶地貌;山顶上因长年累月受到自然侵蚀,裸露的岩石像是被刀刻斧凿一样,形成奇形怪状的袖珍石林、石壑或石壕,让人踩在上面如走刀尖,并且它们的宽度最宽处也就五六米,整个印盒岩就像一堵天然的石墙,石墙的内侧是我们来的方向,而外侧和玉石子相似,可俯瞰韩家村和远眺起伏绵延的山脉。
李支书向我们讲述了一个传说:很多年前,这一隅山乡请来了神匠鲁班,打算从印盒岩这里夤夜建造一座连接山里山外的桥梁,预计天亮前可以完工。当印盒岩桥墩建造好之后,有一户人家因为家中闹鼠患而拍簸箕轰赶老鼠,惊得满村的公鸡都打鸣起来,鲁班师傅以为天已放亮,便带着他的工程队离开了,从此留下印盒岩这座“烂尾”桥墩。不过也好,失之东隅收之桑榆,因了印盒这一件文房宝物,必将钟灵毓秀于此,相衬玉石子“造化钟神秀,阴阳割昏晓”,一并给韩家村带来不可估量的未来前景。
这不就是很有思想的李支书就当即表态,未来他们会借助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印发《印江县特色田园乡村·乡村振兴集成示范点建设工作方案》的通知精神,在此交叉口处建一个长廊,兼具候车亭和牌挂介绍韩家村村情等多功能的人文景观,并邀请县里的文人墨客题诗篆碑以兹纪念。
这设想很牛也很赞,顿时让我们鼓掌喝起彩来。



红枫林

世界小得象一条街的布景/我们相遇了,你点点头/省略了所有的往事/省略了问候/也许欢乐只是一个过程/一切都已经结束/可你为什么还戴着那块红头巾/看看吧,枫叶装饰的天空……

转过几个弯道,汽车的喇叭声宛若北岛诗吟,须臾便在我们眼里布置了《枫树和七颗星星》,方才在玉石子俯瞰的赤焰红枫林陡然出现在眼前,让人欢喜之极。

车一停稳,不约而同地从几台车里跳出的我们像一群觅食的麻雀,扑腾腾飞进枫林,忙不迭打开手机,或视频,或自拍,或互拍,总之无须开启美颜功能,随手几声“咔嚓”,便是一组组美轮美奂的视图,令人赏心悦目。

从我专业角度来看,其实我们目前所处的树丛学名叫作鸡爪槭,又叫鸡爪枫,属于槭树科槭属落叶小乔木,之所以树名前冠以“鸡爪”,是因为它伸展开的叶片与鸡爪很相似。鸡爪枫除了因叶片赤红如火、极具观赏性之外,还是很好的中药材,具有解毒消痈、行气止痛的功效,对于气滞腹痛、疮疡肿毒有较好的治疗作用。毫不隐讳地说,这鸡爪枫站着的时候是风景,而倒下之后则成为上佳药材,看来韩家村真如北岛诗句所言那样,“也许欢乐只是一个过程”,致富发财的终极结果即将出现。

“种下去的是产业,长出来的是风景,卖出去的是金银。”李支书带领韩家村人民的致富经本来也正是这样念的。他们从2017年的产业结构调整开始,就采取以“支部+公司+合作社+农户”四方联盟的模式,让全村村民都参与到产业发展中来,把全村200多亩土地种上了鸡爪枫、海棠、桂花等经济林木,全村的土地亩产值由原来的2000余元陡增到现在的8000余元,收入翻了四倍以上。同时,春赏海棠,夏观红枫,秋嗅桂花,轮番从土地上“长”出来的画卷,又分别在不同的季节里绽放妖娆,蜂媒蝶使般地表达出深情,自是吸引不少山外人来此观光,为乡村旅游带来了勃勃生机。这种接地气地将党的组织优势有效地融入产业优势中,实现了组织建设和产业发展双赢的生动局面着实喜人也感人,非只今天到赏的我们这一群文学爱好者的体会。

“远上寒山石径斜,白云生处有人家。停车坐爱枫林晚,霜叶红于二月花。”如果说玉石子上俯瞰韩家村是杜甫的望岳情怀,那么此刻我们停车跳进枫林的场景,约莫又步入了杜牧的诗意里。看来,关于韩家村的前世今生以及未来,一直都袅娜在唐风里,这既有底蕴,更有风韵。



文化广场

午时的阳光一泻流白,扎得刚从红枫林中走出的我们睁不圆眼睛,但即便是这样,也无损我们以贪婪的眼神,去浏览接下来四五分钟车程的沿途风景。方才在玉石子上看见的幢幢白墙青瓦,此时像是一盘正在下着的国际象棋,立体而近距离地凸现在眼前,多数房屋上绘有弘扬新乡风乡俗的水彩画,以及一些宣传党情国策的口号或标语,所有这些都生动地表达出韩家村通过党建引领,正如火如荼地把乡风文明建设落实到有目共睹的实际上来,令人无比欣慰。

车行到村委会门前的一个广场上停了下来,刚一打开车门,便有一股浓郁的花香袭来,撩得人心旷神怡,只见广场的四周铺满了白蔷薇,正在争奇斗艳地竞放,这番见景依稀把我们带入了宋人王淇诗章的后半截里,“一丛梅粉褪残妆,涂抹新红上海棠。开到荼縻花事了,丝丝天棘出莓墙。”诗中的荼蘼,正是我们眼前的白蔷薇。

我们此次到访韩家村的时节,恰是残春将尽、立夏将来,也是荼蘼花开、百花将尽的时候,是故这个时期的白蔷薇才是真正的“我花开后百花杀”的一枝独秀,也正如这个人口不足800人的韩家村,一枝独秀地成为印江自治县的“全国文明村”。这份殊荣,与花竞放,一抹幽香,愉人情绪。

被簇簇白蔷薇包围的广场,约莫有5000平方米,广场上设有健身场所、篮球场和亭台楼榭,另一侧建有一座长廊,可供人休憩纳凉,也可成为村里举行各种活动、召开大会的场所,长廊下,有一个可种莲荷并养鱼的池子,清粼粼的水无休止地流动着,这让我无法想象,曾经韩家村所在的沙子坡镇是全县所有乡镇中最缺水的,韩家村村民是施展了什么魔力,改变了这一现状了呢?

李支书介绍说,村里在2012年首倡自筹资金修建这个文化广场的时候,不亚于在群众的心中响了一个炸雷,反对和嘲讽的声音不绝于耳。可尽管困难重重,李支书硬是凭着血气方刚、不屈不挠的毅力和事无巨细、事必躬亲的精神,多方筹措资金,引来人力物力,并在部分逐渐被感化的村民们的支持帮助下,投资100多万元,终于建成了这个集休闲、健身、聚会等多功能的文化广场,也正是有了这个广场,韩家村村民的人心得到了空前凝聚,也就此树立“人心齐,泰山移”的信心,为后来乡村经济文明的建设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



座谈会

乳白细嫩的菜豆腐,干煸脆嫩的笋子,油香扑鼻的炒水芹菜和“鸭脚板”,焖得油涔涔的洋芋饭,以及村里人自家养的猪宰杀之后做的香肠、腊肉等等,满满一大桌全是原生态的“家基货”(方言,土特产的意思),韩家村的待客方式就是这样豪横。日子过得越来越好了,村民们的底气也越来越足,经济实力已不允许他们再“凡尔赛”式的低调。

从我们一到达村委会,就看到一大群漂亮的小姐姐在忙碌着做“伙食”。李支书介绍说,这是该村的“女子党员突击队”。别看她们穿着时髦,个个都打扮得影视明星般的好看,但她们却是村里最“放得下架子”的多面能人,真正是既上得了厅堂,又下得了厨房的“贤妻良母”——村里的环境卫生,邻里之间的矛盾调解,家庭中婆媳姑嫂关系的协调,田地里的粗活细活等等,几乎无处不在地有这支花木兰队伍的英姿,这也是韩家村这些年来,一直以党建带动妇建、团建进行精神文明建设所取得成效的一个缩影。

饭后,我们参观了村委会的“档案室”和荣誉室。在“档案室”内,一张垫着印花蜡染布上,陈列着许多老物件,古色古香舒舒然荡漾满屋,其中有几件“老古董”级别的,我们这群人中都不认识,足见韩家村被历史捂着的厚重,就像是尚有许多未发现的宝藏一样,在不为人知处悠然闪烁着光芒。在荣誉室里,我简直怀疑那室内的墙壁是没有砖木结构支撑,而是直接用无数块荣誉牌给码成的——有由中央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颁发的“全国文明村镇”,有由贵州省委省人民政府颁发的“全省文明村”等等国家级、省级、县级颁发的各种牌匾、荣誉证书,若不是今日来亲眼所见,这“国宝”一样的韩家村,竟差点被我们忽略。

2011年以前,韩家村还是沙子坡镇的落后村,自然条件差,基础设施薄弱,靠“刨泥巴”生活的村民们辛辛苦苦一辈子,都还是在贫困线以下挣扎。后来新的领导班子成立后,通过价值引领和新风尚的传扬,从思想观念、价值取向、行为选择等多方面入手,通过党建发挥领导核心作用,以“村社合一”示范建设为切入点,凝聚“引力、合力、动力、魅力”四大力量,以“民心党建 +‘三社’融合促‘三变’+春晖社”农村综合改革为抓手,推动全村的产业发展、乡村治理、基础设施建设等各项事业的全面发展,在短短几年时间,一举将韩家村昔日“脏乱差穷困”的“黑白灰”旧貌改换成“富学乐和美”新颜。现在韩家村的总产值逼近800万元,村集体经济资产总金额超过600余万元,可支配收入60余万元,这可喜的成绩,不仅仅只是一个数据变化,更重要的是成了落地生根的“摇钱树”,未来更可期。

“话别情多声欲战,玉著痕留红粉面”,欲行总迟疑,重许相逢期,我们带着满满的感动,带着浓浓的感怀,带着深深的感谢踏上归程。轻轻地我们走了,正如我们轻轻地来,却难以挥手作别韩家村里的一切,包括红枫林,包括印盒岩,包括玉石子,于是我留诗《七律·美丽韩家村》为赠:

韩家冶艳正梳妆,扮靓枫红照海棠。

村舍农庐横画栋,田园阡陌衬风光。

联盟互动开新局,支部领头启远航。

昔日贫穷偏僻地,而今富足胜仙乡

作者 李明洋





监制:左禹华 总编:蒋智江 编审张江勇 编辑:吴霞


动态要闻